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十四章 山门

第十四章 山门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他们很快就被人赶了出去。

    在几个一身劲装的汉子的目视之下,刘恒拉住陈乐,不让他再多说什么,兄妹四个走出了这座院子。

    并同时得到了花厅内外不少人混若无事的嘲笑的目光。

    而他们这头才刚走出那座院子,就马上有好几拨人迎上前来,乱纷纷地问:“客人要住店吗?”

    先靠近过来的那人还压低了声音道:“本店在本地经营多年,在山门内有妥当的路子提供,可以帮忙办下来全套手续,而且我们包过!过不了退钱!”

    兄妹四个都有些讶然。

    陈乐尝试着问了一下价钱,那人顿时兴奋起来,道:“本店价格童叟无欺,住店每夜十个刀币即可,单间,提供热水、免费的早饭,代办报名手续每人只需五十个刀币,只是这院子里收费的一半!要包过,每人加三百刀币即可!还是那句话,我们在山门里那是有稳妥的路子的,过不了,那三百刀币一个不少退给您!”

    陈乐讶然,问:“你们也可以代办手续吗?可我们听人说,要报名,必须走这下院的程序,你们……”

    那人笑着解释道:“客人这就不懂了吧?我们有路子啊!直接省一半!”

    刘恒隐隐感觉到不对劲,扯了陈乐一下,客气地道:“对不住,我们不是来报名的,只是来寻个旧相识,不想他刚才出去了。抱歉,抱歉!”

    那些人闻言都面露失望之色,顷刻间纷纷散去。

    不过恰在这个时候,有人从院子里追出来,招手道:“那边四位,请留步!”

    刘恒等人停步,转身。

    一个穿着一身青衫的年轻人快步过来,看清刘恒等人的衣着打扮,他微微愣了一下,但还是很快就笑着拱手,道:“刚才凑巧离开了一下,回来后隐约听见说,有人自称是洪丘道人举荐来的,可是四位?”

    刘恒赶紧也拱手,说:“是我们。你是……”

    那人淡淡一笑,俊朗的面容里带些说不出的淡然骄傲,倒是并不惹人厌,他说:“在下望云山宗入室弟子陈滔,家师祖,便是诸位口中的洪丘道人。”

    刘恒闻言愣了一愣,然后赶紧道:“得罪!得罪!我等其实是被一位道长推荐来的,说是让我们到了山门就直接报贵师祖的名号即可,我等实在是不认识其他人,所以……只好……望仙士莫怪,莫怪!”

    那人哈哈一笑,热情道:“无妨!无妨!不知者不罪嘛!约莫一个月前,家师祖闭关之中却忽然传下话来,说是四位要来我山门,打那时起,家师就把我派下山来,在这里等候诸位啦!”

    兄妹几个闻言,不由惊得面面相觑。

    他们一是惊那道人当初当着他们兄妹几个“寄”出去的信,居然是真的!而且按照时间推算,大概一个月前的时候这边已经收到了信,那岂不是说那封飞走的信竟是朝发夕至?

    二则是惊讶,近一个月来被大家念叨来念叨去的所谓洪丘道人,居然那么厉害!竟然连徒孙都已经有了!

    当然,反过来看的话,也似乎可以证明,那捉蛇妖不成的高大道人,应该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这么一想,兄妹几个惊喜之余,胆气下意识地就壮了一些。

    此时那年轻人已经笑着道:“诸位且随我回去,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一下的。”

    于是四人跟着他回转去。

    那名字叫陈滔的年轻人当前带路,态度出奇的和煦,让一路过来都自觉乡下人进城的兄妹四人颇感温暖。

    而且有他带着,兄妹四人第二次来到这花厅,待遇顿时不一样了。

    那刚才接待了他的管事看见这陈滔,当即站起身来,笑容满面的样子,“陈师兄可是把人找回来了?莫非确有其事?”

    看见刘恒等人随后进来,他顿知其事为真,当时便“哎呀”连声,道:“误会误会!再也想不到诸位如此年轻,竟真的是师叔祖举荐来的英才!”

    于是在花厅内另外几位管事和几个似乎也是来报名的人惊讶的眼神中,一切手续就这么顺理成章而又无比迅捷地办完了。

    而等到报名手续办完,那陈滔却只是轻飘飘地丢下一句,“所需费用,且挂到我账上,改日一并结算。”

    那管事却赔着笑,道:“不急!不急!”又亲自招呼门口候着的知客,命他们带路前去安排给刘恒等人的客舍。

    那陈滔却只是摆摆手,道:“房间且安排下,打扫干净,差他们候着就是了。”

    转首却对刘恒道:“今日天色已晚,上了山也赶不上了。明天一早,我亲自送四位上山参加测试,如何?”

    刘恒能说什么,当然赶紧道谢。

    又道:“我们兄妹出门时带的钱不多,这笔钱怕是……”

    那陈滔不等他说完,便已经摆手笑道:“不妨事,些许小钱,不足挂齿!”

    等出了花厅,他又热情地道:“诸位远来此地,眼看天色不早,不如就由在下做东,为诸位接风洗尘,如何?”

    刘恒愣了一下。

    不为别的,主要是他觉得这位陈滔实在是太热情了。

    这些年来,刘恒做过乞丐卖过鱼,见识过无数的鄙夷的目光,若说别的事情,他许不熟悉,但说到对人的观察,却是有着相当经验的。

    这陈滔衣着华贵,气度不凡,不但是望云山宗的入室弟子,而且出手亦是阔气,想来家世应是不凡,而且从花厅内那位管事对他的态度就能够看得出来,他似乎并不是很普通的那种入室弟子。

    像这等样人物,似乎实在是没有理由对自己等人如此客气,如此热络。

    若说有,大概也只能是因为那道人当初的那封信?

    不过刘恒只是推让了一下,见他极为诚恳,也就不再推让。

    反正他们的确已经很饿了,反正他自觉自家兄妹几个身上,并没有什么值得陈滔这样的人觊觎的东西。

    于是他们坦然赴宴。

    然后,刘恒很快就明白了他为什么如此热情了。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