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十三章 漠视

第十三章 漠视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望山跑死马。

    尽管早就已经看到了那座高耸的主峰,但是当刘恒等人真的赶到望云山的山脚下时,已经又是三日的路程。

    而且听沿途客舍里众人的言谈得知,早在看到望云山的山峰之前,他们就已经进入了望云山宗的封地范围了。

    据说正式的名称,是叫做赠地。

    作为东齐国境内著名的仙家宗门之一,尤其是又坐镇东齐国的西南部边境,是东齐国借之与云汉帝国相抗衡的一支重要力量,望云山宗的发展,自然是得到东齐帝国的大力扶持。

    据说宗门的赠地高达方圆一千多里,赠地之内,举凡山川河泽、草木虫鱼、人丁土地等等一切,都归属望云山宗私有。

    这是什么概念呢?

    初听时,刘恒不甚了然,后来虚心请教一位同在赶路的商贾,那人告诉他,所谓方圆千里,是民间的说法。按照当初朝廷的封诰上说的,自望云山下来,无论往哪个方向去,都以六百里为限,才是望云山宗正式的封地。

    当然,封诰上说的很详细,所以事实上哪块地方是望云山宗的,哪里不是,都是有过详细规定的,不可能就是规规整整的六百里。而这个范围,事实上也是近几百年来历代东齐国朝廷一次次加封的结果。

    而落到普通百姓口中,就是所谓封地千里了。

    据说按照朝廷的规矩,即便是封地,也是由朝廷统一管理的,只是会把赋税交给宗门罢了,然而近几百年来,望云山宗的势力始终蒸蒸日上,渐渐成为东齐国境内屈指可数的大宗门,行事也不免越来越跋扈。

    到现在,赠地已经彻底归属于望云山宗门的控制之下了,各地的城主几乎都是由宗门任命,很多地方甚至已经形成了世代传袭的制度,朝廷已经基本上失去了对这些地方的控制。

    而且,据那商人所说,寻常地方还好,与东齐国治下的其他地方也并无太多不同,只是那望云山北面,却被宗门划出了好大一片地方,早已禁止百姓进入了,据说已经成了那山门内部的一处试炼场。

    传言中,那里早已百里无人烟,却到处都是妖怪,环境异常之险恶,寻常人进去,只是送死!然而那等凶险之地,对于望云山宗里修习有成的仙士们来说,却是历练的绝佳之地!

    刘恒兄妹几个头一次出门,见识实在是既浅薄且愚钝,那商人口中却又各种各样的奇妙传说,这一路结伴行了两天半,倒是让他们兄妹听来了一肚子奇闻异事,也算是涨了不少的见识。

    而知道的越多,越觉那已经近在眼前的宗门,真的是仰之弥高。

    这天下午,带着无比敬仰的心情,他们终于来到了山脚下。

    未及登山,他们先见到了一座城。

    那城依山势而建,数里之外就已经看到它高大的城垣,等到了眼前,饶是兄妹几个这一路跋涉千里而来,已经算是开了一番眼界,却还是不由得为眼前巍峨雄壮的大城所震慑。

    那城墙皆条石砌成,足高七八丈有余,环城一周有护城河,水面宽数十丈,其雄伟气魄之处,远非大野城那等乡野小邑能比其一二。

    进了城,其贩夫走卒、劲装豪客、壮夫倩女,看去皆非寻常人物,其街道之宽阔繁荣,其商铺之鳞次栉比,其行人之摩肩擦踵,更非他们这等从大野城这种小地方来的人往日所能想象。

    兄妹四人直接看花了眼。

    直到此时,刘恒才忍不住感慨,看来那商贾所言不虚:千余年间,随着望云山宗的一路崛起,这山下依附而生的望云山城早已成了东齐国境内一等一的繁华富庶之地了。

    不过几番问路,各种辗转之后,兄妹四个还是在当天下午就找到了望云山宗设在城中的下院。

    向门口守卫一番打听,报上来意,守卫怠搭不理地指了指那分院一侧的一处花厅。刘恒等人进去,一个管事模样的人接待了他们。

    再一次道明来意,那管事似听似未听,只是浑不在意地丢手扔过四块木牌来,道:“每晚一百刀币,这是四间房,一共四百,先交钱后住,门口就有知客,交了钱叫他们带你们去客房。旁边的纸笔,自己写好姓名、籍贯,如有推荐人就写明,懒得写字的话本人可以代写,一份一百刀币,写好了让知客带你们去递交。”

    刘恒为之惊愕不已。

    片刻后,他忽然明白过来:望云山宗早已把招收弟子做成了一门生意!

    而当初黄先生和胡爷爷都说过的那句话,也似乎是忽然就得到了完美的应验:修仙这件事,离了钱,是想也不要想的!

    一百刀币,可是一笔巨款!

    兄妹几个来之前已经在大野城把手里积攒的铜钱尽数换成了东齐国通行的刀币,除却这一路尽量简省的开支之后,眼下手上也只有六十来枚刀币而已!

    而这里不管做什么,张口就是一百刀币!

    咽了口唾沫,刘恒小心翼翼地道:“我们有人举荐,是否可以直接……”

    那管事一脸的不耐烦,“这是规矩,懂不懂?我们必须按照规矩一步步来!望云山宗那么大,每天都有那么多人慕名前来,希望加入山门,要是人人都想给自己特事特办,让我们怎么办?”

    刘恒张口结舌。

    他觉得人家说的不无道理。

    可他就算是拿出全部的积蓄,也不够交一份房钱的。

    尽管刘恒一向认为自己是一个足够悲观的人,也认为自己这么些年来,已经见惯了这世间的事,却仍是不曾料到:当自己终于拿到了一个可以去接近心中修仙理想的机会的时候,第一件卡住他的,不是天赋,不是资质,不是身份,也不是此前他曾担心过的其它,而是,钱。

    兄妹四个自家知自家事,此时面面相觑,脸上既有焦虑,也有无奈。

    那管事久坐此厅,自然是见惯了各种事情,只抬头瞥了四个人一眼,就伸手把刚才抛出来的四块牌子拿了回去,摆摆手,脸上甚至连鄙夷的表情都欠奉,只是说不出的淡漠与平常。他说:“走吧!”

    这一声“走吧”,这声音里的平静的漠视,忽然就刺痛了兄妹四个的心。

    他们不远千里,为了一个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的机会来到这里,就是为了不再被人漠视的!谁想来了之后却连山门是怎么回事还没弄清楚,就已经要被人用这样冷漠的语气给赶走了。

    陈乐忽然愤怒地大声道:“我们要找洪丘道人!是他推荐我们来的,我们不住你这破店,我们是来加入山门的!”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