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十一章 希望

第十一章 希望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刘恒失眠了。

    过去几天里发生的这一切,于他而言,直若一场梦一般。

    斑斓而凶险。

    心里估算着三更已过,他干脆也不睡了,枕着双臂,抬头看着黑沉沉的屋顶。

    他开始认真地回顾过去几天发生的每一桩每一件,并试图把它们理出一个起码的头绪来,使自己不再那么烦乱。

    然而,理不清。

    太多的事情似真似幻。

    反倒只有后背的酸痛,是真的。

    还有丢失的鱼叉,以及那艘渔船。

    除此之外,一切都像是一场梦。

    那道人,那蛇妖,那一场激战,那滔天巨浪。

    还有那只硕大的鸟。

    当然,还有自己亲手摸过的那十根金刀币。

    下午在回来的路上,道人问:“你可有什么愿望?”

    当时刘恒想了想,很慎重地回答说:“我们兄妹四个都是小乞丐出身,这些年来受尽了欺辱,若有可能,我希望我们都能有机会到那仙门里去学些本事。不求白日飞升,只是不想动辄受人欺辱。”

    道人闻言沉默良久,却只是“嗯”了一声。

    现在看来,虽然这道人也有霹雳手段,但人其实不坏。

    只是,一封飞走的信而已,就如那得而复失的十根金刀币一样,谁敢保证它是真的呢?兴许只是道人一时兴起的一个障眼法呢?

    刘恒翻了个身,木板床咯吱了几声。

    小刘章忽然开口问:“哥,你说那道士寄出去的信,是不是哄咱们的?”

    刘恒翻身,回头看过去。

    然后又翻身,看向另一侧。

    两边的床上,各有一双亮晶晶的眼睛。

    原来大家都没睡!

    刘恒忽然缓缓地笑了起来。

    笑罢,他说:“你们想去仙门里学些本事吗?”

    “当然想啊!”

    两边床铺的两个家伙几乎异口同声。

    陈乐甚至一下子坐了起来,很兴奋的声音,说:“如果那道人说的都是真的,咱们能借他个面子进了那望云山的山门的话,想想,那得多厉害!咱们可就跟周家大公子一样了。到时候在咱们村子村头那里,也立个大牌坊,写上‘仙家门第’,让人大老远就能看见,简直快哉!快哉!”

    小刘章也嘿嘿地笑,说:“黄先生说我读书有天赋,我修炼肯定也行。要是咱们能进了那望云山,我一定好好学,一刻都不敢歇。等我学成了本事,就回来把那湖里的妖怪杀掉,省得咱们连打鱼都要担惊受怕!我还要把那个郑九龙杀掉!那家伙无恶不作,最可恨了!”

    陈乐兴奋地猛拍大腿,道:“对!到时候我也学那道人一般,带个高高的长冠在头上,穿大袍,腰里挂个葫芦,一看就是陆地神仙!”

    刘恒听着小兄弟里讨论得火热,也不打断,只是任由他们幻想下去,等他们说了一阵子,才又突然问:“那么……有那么一个机会,有可能成,也有可能是假的,如果是假的,需要咱们额外的来回走上三千里路。你们,愿意去试试吗?”

    话音落下,不等小兄弟俩回答,东间那边忽然传来脆脆的一声。

    “愿意!”

    …………

    兄妹几个聊到了足足四更。

    刘恒打断了他们关于未来的热火朝天的讨论,硬逼着每个人都睡下,自己却干脆起了身,到屋外洗了把脸,安抚下大黄,然后便出门,直奔大野城。

    其实事情本已无可犹疑,只是出于下意识的习惯,刘恒还是想找个明白人问一问,不然他总是觉得心里忐忑难安。

    他脚力甚健,四更天出门,虽是夜路,毕竟路熟,天色大亮时候,正赶上大野城开门,就已经赶到了城边。

    进得城来,直奔周家。

    还是在那条小巷子里,老胡头一脸郑重地听刘恒讲完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又很仔细地问了许多关于那道人,关于那蛇妖,以及关于那场大战的细节,这才摸着胡子,开始沉思起来。

    良久之后,他缓缓道:“望云山那边,我是不曾去过的。对那山门,也并不熟悉,那洪丘道人的名号,自然是不曾听过。不过听你形容那道人的形貌,我倒是似乎有些耳熟,细眼、长髯、通眉,腰里挂个大葫芦,有六面铜镜,且擅长以阵法克敌……闲谈之时,似曾听人提起过这么一个人,只是年岁久远,一时间也不大想得起来了。只隐约记得,似乎是一江湖豪客,想来,应该不骗人?”

    刘恒蹲在墙角,老实巴交地双手抱膝,此时闻言抬起头来,问:“那,该去?”

    老胡头熟思良久,道:“去去无妨!”

    顿了顿,他又再次叮嘱,“闻你所说,那蛇妖气候已成,等闲不可忽也!虽然它这次受了伤,可一旦等它伤好了,怕是那大野泽周边十几里,都不能住人了!不管你去,还是不去,都该考虑搬家啦!”

    …………

    时当正午,西厢房里散了课,学生们道了安,开始嬉笑着收拾东西,腿快的早就窜了出来,随后才见黄先生缓步踱出来。

    瞥了一眼站在院子里的刘恒,他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叹了口气。

    但最终,他还是道:“跟我来!”

    到堂屋里,他亲自进去拿了两个小包袱出来。

    一个是早先刘恒送过来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小一些的。

    都沉甸甸的,哗啦作响。

    两个包袱放到桌子上,黄先生坐下。良久,他的目光从屋内的刘恒,到门口的陈乐、三丫和刘章,还有他的孙子黄大元,都逐一看过去,然后才道:“此事或真,或假,你们若是不去,怕是要落下心病。你们要去,我不拦你们!只是切记,修仙之事,半是机缘半是钱!若事不成,不要徒增妄想,当速速回转才是。尤其要小心,不要中了人家的骗局。”

    刘恒点头,“哎!我记住了。”

    老头儿一推桌子上的包袱,自己扭过头去,道:“拿走!”

    黄大元忽然说:“爷爷,我也想去!”

    老头儿瞪他一眼,“闭嘴!想想你那傻爹,至今尸骨无着,想想你娘,是怎么死的?你还想去?”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