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十章 信

第十章 信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刘恒是直接从半空中被摔下来的。

    那大鸟也随后扑棱着翅膀一头栽向地面,且身在半空的时候,它就已经重新化为道人的形貌,并随后就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刘恒在地上狼狈地打了好几个滚,才算稳住。后背首先落地的地方有钻心的剧痛传来,让他忍不住呲牙咧嘴地佝偻着,根本就直不起腰来。

    但他终归还是比那道人看上去要好了不少。

    那道人是直接砸到地上,死人一般在地上翻滚出去好远才停下。

    过了好大一阵子,刘恒觉得后背略好受了些,挣扎着爬起来,踉跄走向那道人——远远看去,总觉他似乎是一只鸟。

    世人传言,那鸟兽虫鱼一旦成了精怪,法力高强者,往往精擅易形之术,可以轻易地化成人的模样。

    当然,反过来也成立。

    人类之中法力滔天的修仙之人,也有各种变化之术,改易自身形貌只是最基础的,传说中就有人能变成鸟,变成鱼,变成猛兽,乃至变成一棵树。

    但问题是,当时当下,刘恒根本不知道这道人是大鸟化成了人形,还是人仙刻意化鸟来逃脱。

    不过他最终还是走过去。

    远远看,那道人仰面而卧,面如金纸,似已经没有了丝毫呼吸的迹象。

    刘恒心中一紧,赶紧快步上前,在他身前俯下,推了推他,“先生?先生?”

    这一推,那道人仰头就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然后,他忽然就破口大骂:“我日恁管管!你个小妮儿居然敢坑我!狗日的百十年道行!这他妈至少二百年道行!我日恁管管!坑死老子了!别让老子逮住你,不然老子先奸后杀,再奸再杀!”

    他边骂边奋力坐起身来,一扭头,看到了刘恒。

    四目相对,刘恒执礼甚恭,“先生,您没事吧?”

    道人咳嗽一声,坐直了身体,下意识地抬手抚须,道:“些许小伤而已!”

    说话间,他顾不得己身的狼狈,赶紧站起身来,却是疼得一阵口歪眼斜。起身之后,他四下一看,问:“这是哪里?”

    刚才仓皇之下不辨归路,只想着先逃出那蛇妖的控制范围再说,他对这周围又陌生,自然认不清这是哪里。

    但刘恒对这湖边方圆一带熟悉之极。

    更何况,刚才一路被那大鸟抓着肩膀逃出来,他一直都在看路的。

    他起身,向着身后的大野泽眺望一阵,又左右看看,基本就确定了自己所处的大概方位,便道:“刚才先生您一直向西飞,咱们现在应该是处在大野泽的西北岸,从这里到我家……约莫至少要有十几里路好走。”

    道人松了口气,道:“还好,还好!”

    见刘恒不住担心地向湖面方面眺望,那道人眼眉一亮,笑道:“小子,放心吧,那蛇妖吃了贫道一剑,少说数年难以复原了!它若识趣些,这几年定会老老实实地待在那片水泊里静修,不会出来惊吓你们的。”

    说话间,他看看刘恒,道:“倒是你,真是叫人大吃一惊。不曾想,你一个打鱼的野小子,竟有那般敏锐的观察力,贫道一直在试探那蛇妖的七寸,却一直找不到,你在旁边看着,居然一击得中!妙,妙得很!只是你那力量太差了!”

    说到这里,他又复叹息,“可惜了!未竟全功啊!要是一开始本道能把那伏妖大阵布完的话,今日断无这孽畜的活路!”

    感慨完,他扭头看向刘恒,忽然道:“你家的汤饼甚是鲜美可口,能否再卖贫道几碗?”

    刘恒面露憨笑,挠了挠脑袋,问:“先生您……还能飞吗?”

    …………

    天色将黑未黑的时候,刘恒与道人一起,回到了兄妹四人的家。

    四人一狗,就在村口等着。

    倒是黄先生的孙子黄大元首先发现了刘恒,他一叫嚷,乖乖蹲在三丫身边的大黄立刻就飞奔过来。到了身前停不住,脚下打了个滑,差点摔倒,却仍是挡不住它的极大热情,那尾巴摆得,远较往日更为亲热。

    刘恒的几个弟妹和黄大元,都先后奔近来。

    陈乐咧着嘴傻笑,小刘章的眼睛红红的,有些哭得肿了,倒是三丫,出人意料的并没有红着眼睛,只是冲刘恒甜甜地笑。

    她说:“哥,我擀好汤饼了!就等你回来!”

    …………

    茅草房内,没有灯。

    天色已经全然暗了下来。

    在众人排斥与敌视的眼神中,道人吃了两碗汤饼,又喝了两碗汤,恋恋不舍地放下碗来,打了一个长长的饱嗝。

    仪态尽失。

    然后,他目视刘恒。

    刘恒很快也放下了饭碗。

    刘恒的三个弟妹、黄大元,和一条狗,就在茅草房的门外,看着他们。

    道人说:“走吧,你送贫道离开。”

    刘恒点头,尚未起身,三丫忽然从腰后摸出一把匕首来,闪身挡在了门口。

    噌的一声,匕首出鞘。

    昏昏沉沉的天色中,那匕首亮得刺人眼眉。

    那是一年前,刘恒去上市里采买的时候,偶然遇到有人在那里卖家当,只说是自己朋友在旅舍内一病不起,无钱问药,故而出售心爱之物。

    当时那匕首就在其中。

    这一把匕首,花了刘恒足足三百个钱才买下来。

    过去数年之中,除了眼下这套小院子,那是刘恒花过的最大的一笔钱。

    买回来之后,几经洗磨,兄妹四个都爱不释手,最终刘恒做主,把她给了三丫,他管这叫“压箱刀”。

    所谓压箱刀,意指女孩子身边最后一件可以防身的兵器。

    此时,往日甜美可人的三丫并不说话,只是目光凶狠地盯着那道人。

    刘恒站起身来,皱眉,“三丫!”

    大名叫陈雉的三丫毫无退缩之意,仍是倔强地盯着那道人。

    刘恒柔声道:“我只是去送送先生,保证去去就来。”

    她终于挪开目光,与自己大哥对视了一眼。

    过了一会儿,她慢腾腾地收起匕首,闪身让开了房门。

    道人却忽然哈哈大笑。

    此时他那部飘飘美髯,早已脏乱得不成样子,却偏偏显得比当日初见之时,更添三份豪迈之气。

    笑罢,他问:“家中可有纸笔?”

    刘恒道:“有。”

    道人说:“取来!”

    刘恒目视刘章。小刘章愣了一下,闪身进屋,很快从兄弟三人住的西间里取了他日常练字的纸笔出来。

    道人接过纸笔,手指轻轻一弹,半空中忽然亮起一簇火球。

    房外众人吃了一惊。

    那火球只虚空悬浮着,照亮了这黑沉沉的茅草房。

    道人展开粗纸,并不舔墨便信笔挥洒,不过顷刻间,已是洋洋洒洒写满了一页纸。只是潦草得难辨字迹。

    写罢,放下笔,他随手将那纸折成了鸟雀模样,然后便撒手,斥道:“可速去!”

    那粗纸折成的鸟雀恍若有灵一般,当即展翅飞出茅草房,顷刻间便飞向天际,在那暗沉沉的黑夜中,消失不见了。

    道人回首,对刘恒笑道:“距此一千三百里,望云山,你们兄妹四个去了,只管报洪丘道人的名号,我信中已经说明,他们自会给你们一个机会!”

    顿了顿,他又轻声道:“湖中相逼,实属无奈。见谅,见谅!”

    言罢起身,明明四人一狗挡在门口,他却不等众人让开,直直地便撞出门去,却偏偏不曾碰到任何一个人,便已信步出了房间。

    刘恒招手欲唤住他时,不过顷刻间,他已经到了院墙之外,眨眼间便已去得远了。

    …………

    是日夜间,兄妹几个正在说话,三丫忽然想起一事,惊忙间跑进东间,过了一会儿才哭丧着脸出来。

    原来道人起先给的那十个金质刀币,已经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了。

    三丫说,她藏它们藏得很深。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