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笔趣阁 >元狩 > 第九章 鱼叉

第九章 鱼叉

小说:元狩 作者:刀一耕

    刘恒从未见过这么大的蛇。

    它少说也有十余丈长!

    少说也有铜盆粗细!

    青空之上,它的身子环成一个不规则的椭圆,唯蛇首高高昂起,猩红的蛇信子嘶嘶地吐着,眼睑刷动间,可见那眼瞳呈诡魅的紫黑色,散发着妖异的光芒!

    烈日之下,隐约可见它周身上下竟已生细鳞!

    此时此刻腾身半空,它周身上下青光流转,片片细鳞折射得阳光璀璨生辉!

    刘恒心里骇然已极。

    但只是一个愣神的功夫而已,他根本没有来得及细看那蛇妖身上的细鳞,到底是传说中的龙鳞形状,还是只是变大了的蛇皮,就已经迅速操舟转身。

    仓皇而狼狈。

    眼角余光中,那高大的道人也已经升上半空,与青蛇对峙着。

    而他却只是奋起周身上下最大的力气,拼命地划船逃离。

    这是事先所有的假想中最为凶险的一种。

    道人的阵法只差最后一步,却最终还是功亏一篑了。

    刘恒心底似乎已经预知了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但他不想死。

    至少是不愿意坐以待毙,甚而是更窝囊的被吓死。

    然而原本平静的湖面忽而有些暗潮汹涌起来。

    小舟如离弦之箭一般,飞速地驶离小岛。

    身后传来道人奔雷一般的咒语声,俄尔,刘恒身后金光大放。

    他不敢回头看,湖面又已然起了小小波涛,影像碎裂到模糊不清——他只能看到似乎是那五面铜镜,已经腾空飞起,在半空中环成了阵势。

    一团耀眼的金光,笼罩住了他身后的一切。

    然而他心中却并无丝毫的侥幸,操桨的速度反而又再快了几分。

    此时湖面忽然起了大风。

    划船中间下意识地抬头看,刘恒看到四下里阴云正在团团聚拢来,而船身之下的波涛,正在不受控制地汹涌起来。

    他内心忽然一片死灰。

    他知道,若说那蛇妖的控制力遍布数百里方圆的大野泽,许是不实的,但区区数里方圆的地方,却肯定是在它掌控之中。

    “我怕是真要死在这里了!”

    他心里才刚刚冒出这个念头,忽然就听身后传来一声巨响,当时就吓得他俯身趴下去。再抬头时,他虽不敢向身后看,却明显地注意到,刚才身后的那万道金光,就在刚才,已经消失不见了。

    “那道人要坏!”他心想。

    忽而巨浪涌起。

    就在他的小船身后,一道滔天的巨浪无凭而起,将海量的湖水直接席卷起来,受此撕扯,刘恒手里的双桨虽划动不休,小船却忽然向后倒退了数丈有余!

    而前方数十丈开外,也有一道巨浪正在形成。

    那浪起时甚不起眼,转眼间便已高丈余,其呼啸而来,几不可抗。

    刘恒忽然停下船桨,一把抓住了船舷的鱼叉。

    鱼叉宽掌许,分两股,细长。

    铁叉,木柄。

    用它来捕鱼,可叉、可挑、可戳、可刺、可飞掷,既轻便又灵巧,刘恒用它已经三年了,那木柄磨得甚是光滑。

    他手握鱼叉,于惊涛骇浪中站起身来,返身回望。

    那一人一蛇正在半空之中激战不已。

    原本的晴空之上,此刻阴云四合,有电弧火光在云层里窜动,似乎就在头顶,且随时都有可能一道碗口粗细的雷电劈下来。

    刘恒知道,自己已经走不脱了。

    闲聊之时,黄先生说过,无论人,还是妖,所谓修道,不过是借天地之势,以求超脱人伦而已。其势一旦成,则周边风云,皆在掌控。

    而这蛇妖,此刻正牢牢地掌控着这周边数里之内的“势”!

    那高大的道人明显已经居于劣势。

    半空之中,他头顶高高的长冠不知何时已断去一截,袍袖鼓荡,身姿飘摇,颌下那部美髯被强风吹得已然不成形状。

    那蛇口一张,一道火雷奔去,道人躲避得甚是仓皇。

    俄尔又是一道水箭,道人躲避不及,瞬间湿了半边身子,那袍袖上甚至淅淅沥沥滴下水来。

    刘恒回头看,他身后巨浪奔行甚速,眨眼间距离自己已经不足十丈。

    回转头来,他的目光紧紧锁定那巨蛇,右手握紧了掌中鱼叉。

    船身之下,波浪越来越加汹涌。

    小小船儿置身波涛之中,剧烈地摇晃不止。

    头顶巨大的蛇妖,与蛇妖之上半空中已经聚合起来、雷电奔行其中的沉沉乌云,又显得这船,与船上小小的人儿,是如此的渺小。

    刘恒的身子微微前弓,眼睛牢牢地锁住半空中的巨蛇,任船身怎般摇晃,他的身体却只是一动不动。

    忽然,他腰背猛地挺直,左脚踏出,握着鱼叉的右臂极力后张。

    摇晃的小船之上,乍一看显瘦弱的少年人双臂肌肉虬结,单单一只右足稳稳地踏在船身上,身体微微后仰,左足高高张起。

    这一刻的他,竟瞬间雄伟如战神之怒。

    眨眼之间,那高高张起的左足重重落下,踏得小船船尾忽然一沉,他掌中的鱼叉却已经稳稳地而又迅捷无比地脱掌而出。

    这是他毕生至此打过的最大的猎物!

    那鱼叉在半空中迅速地奔行十余丈之后,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却在将将要下坠的时候,正好击中了腰身扭动撞过来的蛇腹。

    以俗人之力,即便击中,对那巨蛇显然也难以构成任何的伤害,但刘恒掷出的这一下,却似乎是恰好击中了那蛇妖的腹下柔软之处。

    鱼叉一触即落,那蛇妖的身体却是忽然抽搐一下,发出了一声惊人的尖锐的嘶鸣!随后它那巨大的身体便不受控制一般地跌落下来!

    尽管仅仅坠下数丈,还未及落地,它已经怒吼着弹射飞起,但只是这片刻的喘息之机,已经弥足珍贵了!

    那道人身后的青色布囊忽然暴裂开来,一柄黑色长剑倏然飞上半空,并在眨眼之间便化为一柄长达数丈的巨剑!

    “孽畜,破!”

    巨剑如操之于神魂,如在巨人之手,闻这一叱,瞬间化为一道青黑色光芒,直奔那半空中的蛇妖而去!

    一击而中!

    那巨蛇再次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颀长而巨大的身体在半空中翻腾起来。

    饶是它周身已生出细密的鳞片,这一剑破去,却仍是愣生生将它那细鳞击破,半空中,一蓬血雨兜头喷洒下来。

    然而就在此时,那道人立在半空中的身形却忽然一晃,身体倏然化为一只硕大的鹏鸟——此时的他,竟顾不上那遗落的巨剑与散落湖中的铜镜等诸般法宝,双翅一振,便向着惊涛骇浪中的小船飞掠而来。

    刘恒愕然地看着那大鸟。

    几息之后,那鸟已俯冲而下,一双巨爪伸出,直接抓住刘恒的肩膀,双翅猛振两下,正正穿过那汹涌而来的数丈高的巨浪,直向远方飞去。

顶部 底部